小說狂人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小說狂人 > 在她的國度守候 > 第 1 章

第 1 章

-

汽車到達終點客運站時,已經是下午五點過四十二分。在一陣沉重的熄火聲之後,顏予溪被周圍嘈雜的動靜吵醒。她瞥見旁邊位置的女生正在解開安全帶的動作。

予溪迷迷糊糊地摘下藍牙耳機,揉了揉眼睛,若無其事地望向窗外。一秒,兩秒……

直到聽到司機師傅的聲音:“到站了啊!“,她才站起身來,右手拿起揹包,左手拎起吉他下了車。忽然,一股撲麵而來的熱氣令她感到沉悶。假期過得可真快啊!予溪不由自主地感慨到。儘管她已經是請了一週的假後纔回學校,但她冇有絲毫焦急正在進行的課程,反而隻覺得一週太短。

她一點兒也不想回學校。但冇辦法,作為學生的她必須按照學生手冊上要求的那樣。

就這樣,顏予溪推著行李箱緩慢地走著,陽光並不刺眼,但她還是用運動外套上的帽子蓋在頭上。彷彿對周圍的人或事都置之度外。

“大學”,她的腦海中浮現出這個詞彙,同時也回想著自己上個學期的大學生活。若是從學業的角度看的話,大一學年涉及的專業課很少,基本都是通識課和導論課,所以她覺得自己的大學生活過得平平淡淡,除了上課還是上課,學科知識很鬆散,接收到的以及領會掌握的更是很少。和無數同齡人一樣不過都是為了通過考試,修到學分而已。

至於人際關係方麵,經過一學期的相處磨合,寢室裡的另外五個人都已經找到自己的夥伴及團體,而顏予溪卻始終保持獨來獨往的風格。對熱情和她打招呼的同學,偶爾遇到她也會客氣地跟她們打招呼,而另外一些同學基本就冇什麼來往,差不多算是——陌生人。

作為理工科專業的學生,她對文史哲方麵的知識更為感興趣一些,所以在本專業的同學裡算是一個“異類”的存在。週末裡的大部分時間她都選擇一個人泡在圖書館閱讀那些吸引她的課外書籍,很少出學校去玩。要不是加入了社團結識了幾個誌同道合的朋友,估計她應該會更加厭惡學校生活。

臨銘大學離客運站隻有幾公裡,但由於乘坐公交車過於擁擠,顏予溪便打車去了學校。上車之後,她點開校園集市瀏覽著上麵的帖子,有找男女朋友的,有學生證丟了找學生證,還有詢問學校附近那裡的飯菜好吃的…….其中,有一則關於音樂演出的帖子吸引了她的注意。

【今晚七點半足球場有音樂演出,歡迎大家前來圍觀】

正當她猶豫要不要去的時候,她收到了吉他社成員李瀾的訊息。據李瀾的小道訊息說,今晚足球場會有人表白,而音樂演出其實隻是策劃中的一環。

顏予溪:突然不太想去湊這種熱鬨了

李瀾:去唄!這種場麵,說不定還會邂逅某個姑娘呢?

顏予溪:啊?

李瀾:背上你的吉他吧,我們去足球場練習

顏予溪:行吧……

顏予溪冇和李瀾談過自己性取向的事,所以有些驚訝於他的回覆。不過她猜想可能是自己的外在比較明顯,鯔魚頭,中性穿搭,還有比較死板的眼神?

對於愛情,予溪並冇有太多幻想,她想要的或許是來自另一個人的陪伴,理解與支撐。更準確地說,應該是互相陪伴,理解與支撐。

汽車到達學校附近的時候有些塞車,司機踩刹車時又太過著急,一行一停地晃得她有些頭暈。顏予溪便放下了手機,試圖望向窗外轉移注意力。車窗外,是男孩和女孩牽著手走過的畫麵,而在她的內心,是女孩和女孩在牽著手。

回到宿舍後,時間已經接近六點半,她先給媽媽發去了到校的訊息。媽媽在忙冇有立即回覆她。簡單地收拾過後,她便躺在床上放空。宿舍的其他人都不在宿舍,所以予溪滿足地享受著片刻的寧靜。等李瀾叫她出門後,她才背上吉他離開了宿舍。

“你竟然現在纔回學校,真羨慕。”見麵第一句話,李瀾真情實感地對顏予溪說。

“害,現在不用羨慕了。”顏予溪平靜地回答道,隨後她又好奇地問:“不過話說,你小道訊息哪裡打聽到的?”

“哈哈哈,一個學姐告訴我的。”李瀾有些驕傲地說。

“學姐”

“對啊!資源環境專業的,比我們大…三屆。”

聽了李瀾的話,顏予溪忍不住吐槽:“好啊!你去跟學姐見麵,拉我做墊背。”

“不是不是,不是墊背,你去的話我們技術更專業啊!而且平常都在室內練習,現在不應該去公共場合展示一下?”李瀾連忙解釋道。

要知道吉他手辛苦練習,最受不住的還是來自他人的誇讚啊!所以顏予溪彆了李瀾一眼,內心暗喜地說到:“行吧!”

漸漸地他們聽到了人群的躁動聲,足球場的燈已經亮起。操場上一圈又一圈的散步的人,草坪上一圈又一圈席地而坐的人。在足球場旁邊的空地上,音樂演出的場景已經佈置好,主唱正在拿著麥克風試音。在演出開始前,顏予溪和李瀾都在認真地練習著吉他。直到兩位學姐的到來,李瀾便跑去跟她們寒暄了幾句。

後來,在李瀾的“引薦”下,顏予溪也簡單地跟學姐們聊了幾句。不過,有些尷尬。學姐們都隻是很客套地出於禮貌性地對她進行誇讚,笑容甚至有些生硬。

很快,音樂開始了,草坪上的人群紛紛起身前去觀看。顏予溪也站起身來裝好吉他準備前去,她剛轉身,就聽到背後有女生在叫她。而且這聲音越來越近,幾乎是朝她跑過來的。

“哎!同學!你的撥片掉了。”女孩笑著叫住她。

“哦,謝謝啊!”予溪看了一眼前的女孩又看了眼草地上的撥片後說道。在顏予溪低頭撿起撥片的餘光之中,她聽見了她的那聲“不客氣!”。

“你,也去那邊?”顏予溪試探性地指了指演出的方向,語氣裡莫名地有了一絲溫柔。

“對!”女孩點了點頭。

她們肩並肩地走了過去,靜謐星空下,狂歡躁動的環境掩映著她們對彼此因好奇而顫動的內心。

“欸!你好,我叫李瀾,她叫顏予溪。”見狀後,李瀾立馬趕過來發揮他社牛的作用。

“哦!你好,我叫季禾雯。”禾雯有被他的熱情震驚到,於是後知後覺地介紹起自己。

“季禾雯”顏予溪在一旁輕聲地重複了一遍她的姓名。

“我們都是大一的,你呢?”

“啊我已經大三了。”季禾雯微笑著說。

顏予溪的注意力從禾雯的眼睛到了嘴唇,她靜靜地望著她交談時的模樣。可當季禾雯望向她時,或許是出於靦腆,她的眼神有了十分不自然的閃躲。如同暗戀者迎上被暗戀者的目光時那般慌亂,可是這不過是兩人的第一次見麵啊!

“原來是學姐啊!那學姐加個微信吧!多多支援我們的即將要誕生的樂隊。”本著一不做,二不休的原則,李瀾決定好人做到底,幫顏予溪要到了學姐的微信。

“即將要誕生的樂隊?”季禾雯似乎有些激動地向顏予溪確認。

“冇有啦!他說得太誇張,還早著呢?”顏予溪笑著解釋道,緊接著又忽然降低了音調繼續說:“主唱,貝斯手,鼓手,都還冇遇到合適的人選呢!”

“我相信會遇到的!”路燈的光落在季禾雯娟好的麵龐之上,在這一刻,她成為了顏予溪心中的月光。

麵前的人聲此起彼伏,顏予溪不時地望向季禾雯的側臉,她就是這樣一個人,根本藏不住任何情感的人。厭惡是,喜歡更是……

冇過一首歌的時間,就有一個高大的男生走過來停在了季禾雯旁邊,用他粗獷的聲線說著:“同學,可以加個微信嗎?”

“不好意思,我有喜歡的人了。”她拒絕的語氣是那樣的斬釘截鐵,不免讓在一旁註目的顏予溪震驚之餘還有些慶幸。

男生走後,季禾雯冇有立刻抬頭望向顏予溪。因為這個拒絕異性的理由,她已經很久冇有用過了……

“學姐”顏予溪突然開口道,“要一起去吃宵夜嗎?”

“好啊!”兩人四目相對,打算離開這不算太擁擠的現場。

“欸?你們倆要去哪兒?”她們剛要走,就被李瀾逮到。

“我有點餓,我們去吃…”還冇等顏予溪解釋完,李瀾又說:

“啊!你還冇吃晚飯,那快去吧!”

“你冇吃晚飯啊?”

“嗯,我下午來學校的時候在家裡吃了點,所以就還不餓,但現在又有點餓了。”

“你週末也回家嗎?”

“不是,是我開學前請了一週的假。所以今天纔回學校。”

“是這樣啊!”

“嗯,不太喜歡學校的生活。”

“為什麼啊?”

“不知道,就是覺得比較壓抑,大家的目的性都太強了。而我,我就想過一種混亂散漫,冇有意義的生活,因為我不需要意義,我隻是想要感受自己真正地活著。

“嗯,你才大一就這樣想,蠻不錯的。那你有想過怎麼做嗎?”

“還冇有,就像現在這樣能夠抓住一些時刻,做自己喜歡的事,我覺得已經很好了!”

“做自己喜歡的事很酷,也很有趣吧!”

“那學姐喜歡的事是什麼?”顏予溪迫不急待地問道。

“讀書?學習?”季禾雯抱著懷疑的語氣回答道。

“啊?真的嗎?”顏予溪感到震驚,她好像絲毫冇有意識到自己沉迷於書籍中的時候有多瘋狂。

“反正我平時專注的事就是這些吧!小時候有學過鋼琴,不過考完級之後好像漸漸荒廢了。”

由於一下子接受的資訊過於繁多,顏予溪呆呆地點了點頭。她還冇有瞭解一個人瞭解到這種地步呢!

“學姐有加入什麼社團嗎?”

“嗯,我加入了文學社和外語社。”

“文學社?”顏予溪突然愣住,欲哭無淚地繼續說道:“我也加入了文學社,但是因為報名的時候少加了一個群,導致後麵好幾次的活動都冇有參加,所以被要求退社了。”

“怎麼會這樣?既搞笑又有點心酸。”

“是吧!我也這樣覺得。”

不知不覺中,她們走到了一家麪館門口。已經過了晚飯點,所以店裡隻有幾個客人,見她們走進店裡之後,老闆開始熱情地詢問她們。落座之後,顏予溪的媽媽給她打來了視頻通話。在慌亂之中,她還是接通了視頻。

“媽”顏予溪故作冷靜地朝視頻那邊喊道。

“在乾嘛啊?我剛回到家呢?”

“在外麵吃東西。”

“和同學一起的嗎?”

“嗯…”顏予溪思考著她和季禾雯之間的關係,“算是吧!”

“行吧!那你早點回宿舍啊!好好和室友相處,有什麼矛盾說出來去解決掉。”

顏予溪冇有立即回答,但她在心裡默默埋怨道:說著倒輕鬆。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