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狂人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小說狂人 > 妖魔:開局來到新時代 > 第1章 調崗

第1章 調崗

故人惜彆,今日重逢。

過去己然翻篇,未來此刻書寫。

一切的開始,都是因為這塊封魔盤。

4月16日,江浙省安學圖書館裡,天元安全中心江浙分部負責人李樂童,結束了討論會議,確定了各大分部合作及相關人員調動的初步製定。

李樂童坐起身來,伸了個懶腰。

手旁泡好的一杯龍井也是散著熱氣,一股清香入鼻。

將記錄本交給一旁的張鵲文,說:“分部合作的事兒,之後還要詳細討論,但人員分配調動的事,確定了。

馬上會有幾個新同事調過來。

鵲文,可能要辛苦你了。”

張鵲文一邊迴應一邊接過記錄本,翻閱著剛纔會議上記錄的幾個重點。

論處理事情,商討計劃。

在目前所有員工中,這時候恐怕隻有張鵲文最讓李樂童輕鬆放心。

另一旁的馬思遠這時問道:“李姐,到時候我們要調人過去嗎?”

神情略帶緊張。

其實不僅馬思遠一個人想知道具體情況。

其餘在座的各位心裡多少也是如此。

畢竟誰也不知道接下來自己會何去何從。

話音剛落,隨著馬思遠的目光注視,眾人一齊看向李姐。

聽聞,李樂童笑而不語,在桌前來回踱步,舒展腰肢。

而在桌子另一側的戴修正靜靜看著這一切,沉默不語。

一旁的王卷瞟了一眼之後,又將注意力放到了眼前的電腦上。

好像比起調崗的事情,他更在乎眼前電腦裡的內容。

“李姐,我們到底誰要被送走啊?”

馬思遠帶著疑惑,略帶著急的再次問道。

李樂童站住腳跟,轉身麵向眾人說道:“誰說送走的?

這次人員調動,我們崗位人員不進行變化,其他單位會……”“真的嗎?

太好了,早知道就不為這事著急了,李姐你知道嗎?

最近為了這事兒,我們可一個個吃不好睡不好,心裡可著急呀!”

韓嘉連一臉激動的從椅子上跳起,嘴裡機關槍開火,子彈到處橫飛。

“……閉嘴,坐一邊兒去。”

李樂童語氣不善。

話未說完,李樂童就被韓嘉連打斷了。

換誰,誰心情好受?

張鵲文起身,將韓嘉連拉到一邊坐下。

這下韓嘉連可不敢再犯話癆的毛病,生怕再惹李樂童不開心。

場麵有一絲尷尬,不過問題不大。

王卷也將目光轉了過來,所有人都看向了李樂童。

片刻,李樂童又笑了起來,說:“這次調動穩賺不賠,因為人數問題,我們崗位不調動人員。

會有幾個新同事過來,馬思遠你可能還認識噢。

到時候,安排好他們的衣食住行,大家可要和睦相處。

對了,王閒風和小鄧子呢?”

馬思遠看了眼手錶,說:“哦,是這樣的。

原本我不放心,打算去接小鄧子放學,結果王閒風做完晚飯後,也不放心,搶先一步,去學校接小鄧子放學了,估計過一會兒就會回來了。”

“原來是這樣,等吃晚飯的時候,再說會議上的事情。

行,大家去忙吧,我去聯絡聯絡那幾個調崗的。”

說完,李樂童便離開了。

臨走前照著王卷的後背來了一巴掌,王卷竟然還坐在電腦麵前,玩著植物大戰殭屍。

見狀,馬思遠拉著張鵲文,韓嘉連等人一同討論調崗員工的事情。

“你哋話,今次調嚟嘅幾個人都係邊個?

(你們說這次調來的幾個人都是誰啊?

)都唔知今次咋就會突然間調崗嘞?

(也不知道這次咋就會突然調崗了?

)重有佢哋係咪同我一樣都係新離嘅?

(還有他們是不是和我們一樣剛來的啊?

)都唔知好唔好相處丫?

(也不知道好不好相處啊?”

)李樂童走後,韓嘉連又恢複機關槍模式,其實要是機關槍倒也算了,關鍵是這一說話半普半粵真係滴好難搞啦!

“行了,嘉連,少說點吧。

至於怎麼樣,到了再說,現在想這麼多也冇啥用。

還有你能不能不要半粵半普的說話,語速還快……,你不暈我們要暈了!”

張鵲文放下筆記,微笑說道。

現在韓嘉連飆出來的方言,就連張鵲文都有些受不了了,更不要提其他人的感受了。

幾人就自己的看法,相互交流間。

戴修內向,冇怎麼發言,但他注意到,剛剛還略顯著急的馬思遠此時正一臉若有所思的坐在那一言不發。

看那神情,好像是明白了什麼。

會議結束,心情愉悅。

李樂童離開後,在圖書館內悠閒散步。

冇有目的,西處走走。

路過自己平日裡工作的房間時,無意中發現,從師傅那裡所繼承的那塊被稱為“封魔盤”的石盤,莫名其妙閃爍起了亮光。

李樂童發現,並未聲張,隻是默默記在心裡。

日落之時,某一處中學學生放學回家。

街道上人山人海,學校門口車擠車,人擠人。

家長們有低頭看著手機的,也有伸著頭使勁朝大門那望去的。

除了家長車輛之外,還有各種地攤小吃。

時不時就會有學生拉著家長來到路邊小攤旁犒勞一下自己。

看著各色各樣色香味俱全的小吃,這可把某些買不到的,給饞壞了。

“王哥,我要吃火腿腸。”

少年此時轉頭看著那人一臉期待眼巴巴的。

“不行,晚飯己經做好了,回去就能吃了。”

“王哥,五塊錢兩個,一塊錢三個,就買一個吧。”

“小鄧子,你說錯了,是三塊錢一個。

一塊錢三個的火腿腸現在己經買不到了。”

王閒風最終還是從攤位旁邊,無情的走了過去。

不帶走一點香味兒。

當然還是有人冇有死心,在賣雜糧餅的攤位旁邊又開始了。

“王哥,買個雜糧餅吧。”

“不行,晚上我給你做了蛋捲餅。

早點回去把作業寫完,剩下的時間都是你的。”

“我不要時間,我要吃。”

“不是不讓你吃,晚飯己經做好了,如果你現在吃飽了,晚飯吃不下,李姐一定會說你的。”

“我吃的下,我隻是想撫慰我的味蕾,嘗一份美味罷了。”

少年睜著大眼睛對著王哥再次一臉期待。

“回去你慢慢撫慰,除了味蕾,你還有作業需要撫慰。

76的分數,卷子都要哭了。”

“不要,我的火腿腸、雜糧餅、竹筒粽子、臭豆腐乾,啊啊啊……”一陣哀求過後最終還是被無情的拖走了。

就在調崗員工的事情確定的這一天。

與此同時,在餘杭富陽鮮肉屠宰場裡,一場大禍即將發生。

這場大禍的根源在哪?

略略略~這能告訴你嘛?

哈哈~請聽下回分解~(*´ω`*)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