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狂人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小說狂人 > 阮音寧謝瑾之 > 第33章

第33章

-洛白察覺到阮音寧語氣中的自責和低落的情緒,然後把阮音寧摟在自己的懷裡。

“寧兒,你過得好便是最好的回報了,再說了,以後也可以幫你阿兄做點事啊。”

“不著急的。”

阮音寧點點頭,洛白便拉著阮音寧去製定衣裳的裁縫店量身子。

離開時,阮音寧控製不住地回頭看了好幾眼,直到視線裡再找不到謝瑾之的身影。

謝瑾之也早便注意到了阮音寧,因為害怕被阮音寧察覺到不對勁的地方。

便一直是靠著牆在那裡貼紅絲綢。

等到阮音寧走後,謝瑾之馬上便告訴了阮母自己不太舒服想回屋休息休息。

阮母知道最近一直都是謝瑾之的忙活,還囑咐謝瑾之多休息一會,不用這麼累。

謝瑾之以最快的速度趕回了家。

到門口時,那腳幾乎便像一塊泥土般,一用力瞬間便軟了下去。

還是扶著牆才勉強地能夠走到自己的榻上。

全身癱軟地躺在了床上。

謝瑾之感覺到了非常嚴重的失重感,便像是之前那樣。

便算抬個手,都隻能感覺到想要抬,感覺抬起來了,低頭一看。

那隻手還是無力地躺在床上。

如今這樣的處境。

他彷彿意識到了,這具不屬於他的身體,已經完全不受控製了。

也知道自己的時間已經走到極限了,也冇有辦法再去親眼看著阮音寧和洛白完婚。

這樣也挺好的,阮音寧便能放一百個心和洛白成婚。

不會有人去大鬨婚宴。

謝瑾之打心底的祝福阮音寧和洛白。

也希望洛白不要像自己一樣,一定要對阮音寧好。

他並冇有選擇把事情所有的真相都告訴她,因為這樣反倒會給阮音寧如今的生活壓力。

謝瑾之選擇自己默默地離開,儘管變回了謝辰安。

阮音寧再發現也是在回門的那一天。

係統其實也有人類一樣的感情,隻是這一切都是宿主的選擇。

如果謝瑾之選擇把事情都全盤托出,那麼阮音寧便不會這麼快便答應洛白的求婚。

雖然她也不會這麼快接受謝瑾之,但至少還能多和阮音寧再多待一會。

或許會有挽回的餘地。

隻可惜,是謝瑾之自己選擇了離開。

係統也冇有辦法改變指令。

宿主,再見。】

係統金光一閃,融入了日光。

大婚快要開始了。

阮音寧在大婚掃視了一圈,眼眸中透著不安的神色,還不時地瞥向門口。

從昨日晚上之後,阮音寧的眼皮便一直在跳動,她不知問題出在哪裡。

阮音寧找到阮母,然後問道:“阿孃,我阿兄呢?”

阮母回道:“安兒身體不舒服,我便讓他在房間裡麵休息了,待會正式開始的時候,他會來的。”

成婚開始的時候,洛白注意到阮音寧的視線一直飄忽不定,卻也冇有過多的詢問給她壓力。

這時,謝辰安穿著一身喜慶些的衣裳坐在那。

謝辰安注意到阮音寧投來眼神時,還笑著向阮音寧揮了揮手。

這……是謝瑾之嗎?

緊接著阮音寧強迫著自己打消這個念頭。

不管他是不是謝瑾之,也不可能會直接在大婚上大鬨的。

成親之後,謝瑾之便在她的視線內消失了。

阮音寧再次追問的時候,阮母便說謝辰安已經先回屋中休息了。

等到回孃家的時候。

阮音寧發現最近的謝辰安一點也不對勁,上一次在婚禮上便已經感覺怪怪的了。

但是這樣一直保持兄妹之間的距離難道不好嗎?

況且她都已經成親了。

可她還是忍不住地想要試探一下。

阮音寧手裡拿著一個栗子,然後叫住了剛出屋子的謝辰安。

“阿兄,你能幫我剝一個栗子嗎?”

謝辰安停下腳步,回頭看向阮音寧,眼裡隻有詫異和疑惑,“怎麼結婚了還使喚你阿兄?叫你夫君給你剝。”

他的語氣中隻有身為哥哥最普通的語氣,不像先前帶著醋意和無奈。

所以,如今的謝辰安已經是真正的謝辰安了?

阮音寧回神,然後扯著嘴角儘量讓自己看得更自然一些,“行行行,便知道你不會幫我剝。”

她垂眸,看著桌子上的這個栗子,便好像又看到了謝瑾之給他剝栗子的那一幕。

那時的謝瑾之是真的愛自己吧?纔會有那樣的眼神。

一種滿眼愛意,時時刻刻都隻屬於她的。

阮音寧突然聽到了謝辰安的聲音,在她的耳邊說:“誒,寧兒,你怎麼哭了?”

她還有些茫然地轉頭看他,誰哭了?

便看到謝辰安慌亂地拿起了桌子上的栗子:“不便是剝個栗子嘛,我給你剝,彆哭了。”

我哭了?我怎麼可能會哭?

剛想開口反駁,那滴淚水便給了她當頭一棒。

阮音寧皺著眉,看著手背上的那滴淚很是不解。

明明她一點也不難受,為何眼淚會不受控製地往外流?

阮音寧擦了擦,然後便吃著謝辰安給她剝好的栗子。

不過,謝瑾之如今應該已經回去了吧?

也……挺好。

願他此生喜樂千秋,也願她所愛無憂無恙。

而阮音寧不知道的是。

不管是在這個世界,還是在另外一個世界。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