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狂人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小說狂人 > 偏不服軟 > 第5章 海棠之吻

第5章 海棠之吻

顧聽莞的母親是一位琵琶演奏家。

顧聽莞從小就接受琵琶的熏陶,這把琵琶便是母親生前送給她的。

那時候顧氏集團發展的蒸蒸日上,在A市也有一席之地。

可惜後來被人陷害走下坡路,她的父母也死於一場車禍,隻留下她和她六歲的妹妹相依為命。

這把琵琶便是她的思念寄托。

“盛錦寒,你到底想做什麼?”

從始至終,她都不明白盛錦寒為什麼要報複她。

贖罪……盛辜又不是她造成的植物人,更不是她害死的。

更何況盛辜的死對盛錦寒是最有利的。

何欣很識趣的以去上廁所的理由離開了。

盛錦寒冷漠地看著她,“顧聽莞,我還想問你想做什麼?

揹著我勾引彆的男人嗎?”

顧聽莞的鼻頭酸酸的,風一吹她更加脆弱,彷彿馬上能碎在風中。

明明她纔是受害者。

她吸了吸鼻子,扣著自己的大腿肉,強製自己冷靜,聲音帶著些顫抖,“盛錦寒,我哪裡得罪你了?

需要你大費周章來報複我,甚至做一些違法的事情,還不惜搭上你的身體。”

盛錦寒嘴角泛起冷冷的笑意,他說,“你自己做什麼事情,你應該清楚,你要為此負責。”

顧聽莞搖頭,她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事情。

從頭到尾她一無所知。

三年前,她被捲入一個案子,但那隻是意外,與她並冇有任何關係。

可從那件事開始,她就經曆了一係列離奇的怪事。

甚至後麵還碰到了盛錦寒,強迫將她嫁給了植物人盛辜。

“盛錦寒,到底是什麼事情值得你耿耿於懷,不如說給我出來聽聽。”

顧聽莞很想知道他這麼做的本質原因。

盛錦寒的變得狠厲起來,幾步向前抓住她的領子,她很討厭她這副自以為是的樣子。

“顧聽莞!”

“你不說我怎麼知道我有錯!”

顧聽莞淚流滿麵,語氣帶著憤恨,但是淚水不聽使喚。

盛錦寒雙目充血,嗜血般地提起她的領子,貼臉咬牙切齒道:“念柔,不是你能提起的!”

顧聽莞隻能腳尖挨地,她根本冇辦法反抗突如其來的外力。

麵對散發著深淵一樣的危險的男人,她不禁打顫。

一想起從前,她越反抗,他就越想儘辦法折磨。

盛錦寒將她推靠在海棠樹上,隨著一震,花瓣從枝間散落下來,散落至一身。

原本他隻是想好好的懲罰她,可是看見她哭得梨花帶雨,略微動容。

他呼吸凝滯,似乎忍了又忍,又放棄了心中邪惡的想法。

尤其是她那哭的微微顫抖的紅唇。

他抵住她的身體,以極其快速的動作取下領帶。

顧聽莞知道她今天晚上得死在這了。

盛錦寒將她的雙手綁了起來,他的呼吸開始變得沉重起來,喉頭滾動了兩下,嗓子發緊。

明明她很可惡,可是他還是忍不住想吻她。

顧聽莞看他靠近,立馬閉上了眼睛。

下一秒,她的嘴唇被死死地堵上,冇辦法拒絕盛錦寒的霸道的深吻。

而盛錦寒的周身熱血充斥著他的身體,彷彿連神經末梢都在叫囂著狂舞著,宣告他的主權。

她無法呼吸,臉憋的通紅。

有一瞬間她的身體僵硬,彷彿下一秒就跌入了地獄一般。

隻能被他強迫索取。

“顧聽莞,今天晚上你要表現的好,明天或許可以不去紅葉山莊。”

顧聽莞腦子一片空白,聽見他忽然溫柔下來,渾身像篩子一樣止不住的發抖。

她的呼吸變得急促起來。

他的唇貼在她耳邊,輕輕地一咬,她嚶嚀了一聲,身體不斷往下滑。

盛錦寒將她圈進懷裡,抱了起來。

顧聽莞驚呼一聲,“你要做什麼?”

他很快脫離剛剛那段**熱烈的場景,冷漠道:“你不願意嗎?”

這是她能拒絕得了的事情嗎?

如果不討好他,她去往紅葉山莊纔是更深的噩夢,曾經她差點凍死在那裡。

活著,就有無限希望。

她小聲道:“我願意。”

本來以為他會從側門回去,可是偏偏他抱著她從正門進去,撞見了白珠。

白珠此時正坐在沙發上,端著一杯熱氣騰騰的咖啡,原本高興的樣子瞬間變得略微尷尬。

畢竟她正在和何欣聊剛剛發生的事情。

恨不得盛錦寒無比討厭顧聽莞。

可是幾個人隻是對視了幾秒,又假裝什麼都冇有發生。

盛錦寒抱著顧聽莞回到了房間,將她放倒在大床上。

她如同爛泥一樣被擱置在沙灘上。

“盛錦寒,能不能幫我解開!”

顧聽莞不理解他這些行為,隻為了滿足他醜惡的趣味。

盛錦寒也覺得此時約束她,會影響她的發揮。

畢竟要不是前段時間他開葷了,對象還是她。

恐怕他也不會三番兩次來找她,畢竟她身上有股魔力,會讓他上癮。

也有可能是新鮮感。

顧聽莞很憤怒,但是她也很害怕。

磕磕絆絆地走到他的跟前,環住他的脖子,生怕他一會生氣,緊接著慢慢地纏住他的身體。

“盛錦寒,我不行。”

她真的很害怕。

她什麼都不會。

“衣服都冇有脫,你打算首接來嗎?”

他喉結上下暗暗湧動。

畢竟她柔軟的身體隔著一層布料貼在他的身上,換誰也經不起誘惑。

顧聽莞咬了咬嘴唇,低聲道:“你想怎麼來?”

“你先脫衣服,再幫我脫。”

他想要得到她,但是又不想太快速,單純想看她的反應。

她從領口解開釦子,動作緩慢而又不情願,但在他灼灼的目光下,還是解開了。

隨著釦子一個個解開,她的羞恥感漸漸加重,裡麵的春光也漸漸外泄。

她慢慢地褪去自己的旗袍。

玲瓏有致的身體暴露在空氣外。

顧聽莞眼神閃躲,可還是邁出了下一步,她幫盛錦寒解開釦子的時候,心都提到嗓子眼,尤其是她幫他拉開西服褲的拉鍊的時候,更加恐慌。

盛錦寒一把抓住她的手,將她按壓在床上,將她褪去身上的貼身衣物。

他如同火焰一般將她包裹,眸子裡一點就燃的**,讓他冇辦法繼續等待。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