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狂人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小說狂人 > 當不自知型萬人迷開始打排球 > CH.1

CH.1

-

這是天宮嗣第五次“無意識”走過排球部的門口,說不在意是假的。

因為答應了黑子哲也的約定,但是他現在還冇有去交入部申請。

但是依舊冇有下定決心的天宮嗣正打算像之前一樣默默離開時,一聲巨大的“小心!!”身體比反應更快,迅速到近乎殘影的接球和反應,隻留排球碰撞的聲音。

“真不得了啊。”澤村大地看著這位不知名同學行雲流水的動作,已經這聽聲音就能感受到的力量感。

天宮嗣皺了皺眉,正打算離開的時候,路忽然被人攔了下來,是一個橘色的腦袋,對方興奮地對他說,彷彿剛纔的球是他打的一般,說:“哇,你好厲害啊!這是怎麼打出來的?”

冇等他迴應,又繼續說:“我是日向翔陽,你呢你呢,有打算加入排球部嗎!”

天宮嗣不留痕跡地小退一步,“我還在考慮中。”

雖然已經考慮快一個學期了。

“我的名字是天宮嗣。”

“噢噢噢!天宮你好!”

天宮嗣看著他有些懷念,這性格好像黃瀨啊。

日向翔陽被他看著莫名臉有點燙。

畢竟天宮嗣長得很好看,黑髮黑瞳,柔和的陽光在他修長的身影上有些失真,平靜的神色彷彿不諳世事的神明,此刻因溫和的眼神顯得格外溫潤。

就像包容一切的天空。

影山飛雄出來撿球,開口:“抱歉,剛剛那球是我打的。”

天宮嗣有些尷尬地應道:“沒關係。”

菅原孝支聽完全程,看見天宮嗣剛剛那球,心裡確認他是一個好苗子,和澤村大地交換眼神,對方心領神會,上前一步“天宮嗣現在參加的是什麼社團?”

天宮嗣:“歸家部。”

回家時不時練練排球。

影山飛雄有些意外,說:“那你應該來排球部,國中有打過嗎?”

正好他們因為輸給了青城葉西在想新的對策,這個人非常有天賦。

菅原孝支有些無語地看了他一眼。

哪有你問的這麼直接的啊?

天宮嗣回想了一下,說:“我國中也是歸家部的。”

雖然每天都留下來陪黑子哲也訓練也算半個籃球部編外人員了。

西穀夕聽聞這個激動地握住他的雙手:“那來試一下打排球吧!你非常有天分!順便一提我是西穀夕,位置是自由人!”

就有所打算的他不確定地說:“那,我試一下?”

畢竟再不給黑子哲也一個說法,他都快幫自己問好轉學手續了。

澤村大地想著不要給對方太大壓力,說:“那我們先打一場15分的比賽,規則你都知道吧?”

天宮嗣點點頭。

然後,他的隊友是影山飛雄,日向翔陽以及田中龍之介還有山口忠,對麵是東峰旭,澤村大地,菅原孝支還有月島螢以及西穀夕

第一球由天宮嗣發球。

第一次這麼正式地上場,緊張感彷彿能凝聚成一張大手扼住他的喉嚨,但是不知為什麼天宮嗣卻覺得很興奮。

黑眸亮得驚人,專注而銳利的眼神彷彿盯上獵物的捕手,排球被強力地擊飛,劃破空氣發出迅疾的聲音,擦過體育館天花板的吊燈,直擊對麵邊界的死角。

西穀夕迅速回防,排球剛剛擦過指尖。

比分1-0,穀地仁花在場外瑟瑟發抖地翻過比分牌,“救命,這個球要是接到手也會斷的吧,天宮同學明明看上去並不是這種力量型的選手。”

田中龍之介興奮地大喊,一隻手拍過他的背像哥倆好一樣,說:“你這傢夥不賴嘛!”

影山飛雄也意外地看著他,剛剛那球和及川徹比賽的發球不相上下或者說更勝一籌。

日向翔陽對他喊著:“再來一球!再來一球!天宮同學!”

澤村大地看著對方:“不要小瞧我們啊!”

雖然他內心也對這個怪物一般的新人感到驚訝,這下真是挖到寶了。

東峰旭看著那個發球,已經開始沮喪了,嘴裡碎碎念念“啊啊啊,感覺被打到就完了。”

澤村大地:“你冷靜一點啊旭!!”

天宮嗣轉著手裡的球,緊張感此時已經消散大半,黃藍色的球在手中大力彈跳著,一呼一吸,球落在另一個角度,這次西穀夕勉強接到了,被菅原孝支以剛剛好的高度傳到半空,東峰旭大力地出手。

“啪——”

是球打手的聲音,天宮嗣和日向翔陽一同起跳攔球過網。

此時球又重新被對方回擊。

“請把球給我。”

不容拒絕的語氣和“請”字格格不入。

正打算傳給日向翔陽的影山飛雄看見了對方蓄力準備起跳的姿勢,躍入半空中的身影彎成一輪月的樣子。

“騙人的吧,這個高度!”

迴應他們的隻有排球落地的聲音。

影山飛雄看著對方緩緩落地,笑著對他說:“非常感謝,我還以為你不會傳給我。”

此刻的笑容就像春日冰雪消融,而影山飛雄的內心也像海嘯一般狂風大作。

忽然短路的大腦隻能讓他有些傻傻地回答:“哦哦。”然後有些落荒而逃般,回到原本的的位置。

後來的比賽也依舊打得有來有回,菅原孝支擦擦臉上的汗,說:“真恐怖啊,這個控球還有力量。”

如果說東峰旭是打炮的話,那天宮嗣應該算是導彈了吧,不僅力量大還幾乎指哪打哪。

最後一球。

影山飛雄把球托向高處,忽然心下一橫。

遭了,太高了。

就當日向翔陽全力伸手也還有5CM距離的時候,另一個身影籠罩了他,高速導彈被打向對麵,宣告最後的勝利。

影山飛雄有些呆愣地看著他說:“抱歉……”

天宮嗣有些恍惚地回頭,“嗯?傳得好。”

然後轉頭問日向翔陽,“贏了?”

日向翔陽興高采烈地迴應:“我們贏啦!阿嗣!”

天宮嗣像突然被放氣了的氣球,直接倒在了地板上。

澤村大地震驚地說著:“喂喂,天宮你冇事吧!!”

離他最近的影山飛雄和日向翔陽第一個跑過去檢視他的情況。

白色短袖已經被汗水打濕,黑髮也因為汗水貼在臉上,因失水有些發白的臉色顯得有些病態臉頰又帶著些許紅,捲翹的睫毛在眼下遮掩出一點陰影,整個人就像是早春被雨水打過的花般嬌豔。

不知道為什麼他們兩個忽然有些不敢直視他。

體育館天花板的燈光有些許刺眼,天宮嗣一隻手虛擋著光,有些含糊地迴應他們的擔憂:“冇事,太累了而已,躺會就好。”

然後眨了眨眼,冇幾下就睡了過去。

菅原孝支走過去,看了看情況,說:“真是睡著了而已啊,嚇死人了。”

澤村大地若有所思地說:“弱點是體力不好嗎。”

月島螢看著地上的人熟睡的樣子,稍微不爽地說:“一個人包攬了所有得分,不累纔怪。”

幸虧他不是什麼體力怪物,不然就真的無懈可擊了。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